全国统一咨询服务专线
400-683-6883

留学生调查:出国这几年,有些坑始终跨不过去

来源:作者:2020-10-30阅读量:

  • 美国
  • 英国
  • 日本
  • 加拿大
  • 澳大利亚
  • 新加坡
  • 中国香港
  • 其他国家
  • 硕士
  • 本科
  • 高中
  • 初中
  • 其他
  • 本科
  • 高中
  • 初中
  • 其他
  • 3.8+
  • 3.5+
  • 3.0+
  • 其他
  • 课外活动/实习一段
  • 课外活动/实习二段以上
  • 暂时未参加

竞争力结果已生成

我们专业老师稍后将对您竞争力进行分析,请您保持手机畅通

确定
  往年的10月是留学规划黄金季。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很多家长会重新斟酌考虑孩子的留学打算。“留学”一直是家长圈的热门话题,但在国外生活孩子真实的心理状态,很多家长却知之甚少。
  带着这样的疑惑,“早当家”找到了5位留学生,从生活状态和心理状态两个方面聊聊他们自身对海外生活现状的看法。
  漂泊日本十年,回国可望不可及
  女,19岁,黑龙江,大一 ,移民10年

  小雪是我网聊认识的,在聊天软件里,她介绍自己喜欢吃,喜欢逛街,喜欢打游戏...朋友圈里记录的都是美食和日常碎碎念。
  第一次跟她谈话,你可以从这个开朗可爱的00年女孩身上感受到对生活满满的热情,一直笑呵呵的,和朋友圈里的她几乎没什么差别。
  小雪9岁的时候跟父母去了日本,举家搬迁到日本的时候,她小学还没毕业,不会语言,不懂相处。她说还好在父母在身边,帮她屏蔽了很多艰难的时刻。我惊讶她的中文说的非常棒,她笑嘻嘻的说自己日语讲的更好~
  对很多人来说,出国第一关就是语言关。家长们认为环境造就人,孩子越早出国,口语会越本土化,融入集体的速度就越快,也更易接受当地文化和学习交友氛围。
  但这点在小雪身上并没有很好体现。
  小雪说10年的日本生活,除了语言掌握良好之外,她依然没有接受融入日本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朋友圈也是以在日很久的华人为主。大学开始脱离父母独自在东京租房生活,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日本的压力,很多来日留学的同学为了赚够生活费,每周甚至要打工30个小时。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地方用工已经不招收外国人了。
  面对未来,她显得有些无奈,虽然早已经安排好不久要赴英留学。但她心里的回国热情一直没有减退,也萌生过毕业到北上广工作的想法,每每想起,心生胆怯。日本“漂泊”的10年,一直像个外人,虽然骨子里还是中国人,但早已经脱离了中国的圈子,也不知道怎么适应国内的生活节奏。不敢想象,一个人在中国如何生存下去。
  离毕业还有几年,小雪说还需要好好计划自己的人生。
  我很心疼她,聊得时间越长,小雪一开始她活泼开朗的性格特越弱。她很少对父母叫苦,我想爱美食打游戏,也是她宣泄负面情绪的唯一渠道吧!
  对很多被动跟随父母移民的孩子来说,他们需要快速成长快速跟上节奏和步伐,很少有人关心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些孩子就像小雪一样,他们就像在风沙中屹立成长的胡杨,早晚有一天,也能变成参天大树。
  美世说
  小雪移民的时候社会交往能力还没有成熟,正是认知发展的重要阶段。在这个阶段,同龄人群体的价值观,以及其他成年人的对他们的评价逐渐变得更加重要。他们对已有的道德标准及自己的价值和能力都要做重新的评价。如果在这时候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生活环境,面对迥异的文化,悬殊的思维习惯,孩子们往往“画地为牢”,不愿意和他人相处。从小雪的对于“回国”的纠结中能看出,她不愿意再次面临这样的境地。
  想要避免这样的情况,就要在出国前充分做好准备,例如提前就读国际学校,让孩子适应海外的教育模式和生活方式,这样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消除一些异国他乡带来的陌生感。
  到了澳洲 我过上了真正富二代的生活
  男,19岁 ,贵州 ,大一 ,留学1年

  坐落于悉尼的泰勒学院虽然学费昂贵,但凭借着独有的大学预科课程成为了通往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知名大学的捷径。近年来成为了中国留学生趋之若鹜的选择对象。
  Jason也是其中之一。与其它的受访对象不同,jason是唯一一位对出国留学显得十分兴奋并且迫切期待的同学。
  他的家庭条件十分优越,但在金钱方面从小却受到父母限制。历尽“苦难”来到悉尼后,终于可以放飞自我,买下了一条200刀的皮带作为自己“逃出枷锁”的礼物。
  但是这条皮带在一个月后就永远的被丢弃在了不起眼的角落,因为他发现身边的人,都是名车座驾,潮牌加身,200刀的皮带怎么都拿不出手。
  慢慢的LV gucci 也成了jason的标配,每周的生活在夜店、学校和月租金3万的住处间来回折返。
  我问他:“那你钱不够花了怎么办”?他有些嬉笑的回答:“不够花的话,我直接刷父母的信用卡就行了”。
  在国内相对朴素安全的环境中父母用自己的方式压制和管教下,最终导致了jason留学生涯的翻脸报复式消费。
  无疑,这是溺爱带来的结果。
  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jason被迫回到了国内通过网课方式继续学习。国内的低物价
  他在消费观念上再次放纵。但父母在金钱上的限制又让他陷入了焦虑。
  这种出国前后生活消费观念反差巨大的案例在当今十分普遍,父母的0财商会直接导致孩子在异国他乡的种种夸张行为。
  北京到洛杉矶 四年我才学会独立生活
  女,19岁,北京 ,大一,留学4年

  轩轩是个家庭条件优渥的北京姑娘。和jason不同的是,今年是她留学的第四年了,高中独自一人来美国,现在在洛杉矶读设计专业,仅每年的房租要花费超过3万美金,大一的时候为了方便出行家里就给她买了车。
  短短30多分钟的交流,轩轩说了很多父母的小故事,爸爸是怎么偷偷给她钱的,妈妈是如何指责她乱消费的,自己兼职赚了钱是怎么给父母买礼物的....这是个在充满爱的家庭里长大的女孩。
  我一开始在想,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高中就独自一人留学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后来的谈话中,我才明白,轩轩的经历,就像我们大部分人,总要跌过一些跤,才知道成长的意义在哪里。
  出国之后,面对着种种诱惑和欲望,她的消费一下膨胀。
  轩轩说高中的时候花钱从来不节制,按照计划,父母会每个季度给一次生活费,每次1万美金,但常常遇到超支的状况,还没到“发薪”的日子,就已经弹尽粮绝。
  妈妈为这事儿发过火,但爸爸也会再偷偷给她。自己有时候觉得花多了也非常愧疚,但愧疚归愧疚,这个毛病改不了。
  上了大学之后,慢慢开始意识到在消费方面自己是有错误的,降低了购买的欲望,假期回国兼职设计助理赚了钱会存起来给父母买礼物。
  现在的轩轩,还是一个人在洛杉矶,养了一只狗,学会了照顾自己。
  我们在聊到美国疫情对留学生的影响时,她显得很自然,也没有丝毫担心。
  她说,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也没想过回来,虽然爸妈也非常担心,但她能自己照顾好自己,还有课要上,每天有了更多的时间在家里,买菜做饭上课学习,井井有条的打理自己的生活。她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非常好。
  当一个人能够开始掌控自己的生活,有很好地生活状态和心态时,在疫情高压下,或许才真正体现出了家长把孩子送去留学的意义。
  美世说
  Jason和轩轩这个年龄段,往往是虚荣心最强的的时候。处在这个阶段的孩子人生观还未成熟,留学目的不明确就被父母早早地送出国。宽松的环境很容易让习惯了“严厉”的中国孩子“失控”。孩子出国之后,时空距离便将亲子双方割裂开来。这时,父母对孩子的呵护与教育处于缺席状态,而“缺席导致的后果”则会被留在国内的家长无限度放大。最终,很多家长选择采取同一种方式来缓解对孩子的忧虑,即“金钱补位”。加上陌生环境中,孩子们总想让自己看起来和同学们“一样”,以此来获取社交满足感。因此,形成不良消费观的例子比比皆是。长此以往,会影响孩子各方各面的发展。
  毫不夸张地说,“金钱补位”在很多时候是留学生家长心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有不少家长说道:“孩子远在国外,作为父母,我想给他最好的照顾,但鞭长莫及。那么,是不是尽量满足孩子的物质生活需求,他就能少受一些委屈呢?”我们很能体会留学生家长对孩子的担忧,但是“金钱补位”所设下的教育陷阱,是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忽视的。
  想要避免这个问题的出现,家长们需要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尽可能早的教会孩子区别“想要”和“需要”,超过“需要”的范畴,就要有节制的购买。除此之外,还有必要给他们灌输”节而不吝“的意识,可以鼓励他们去奉献爱心或是用零花钱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金钱也可以是支撑梦想的塔座。
  没有北京户口 我来到美国重新规划人生
  男,20岁,北京,大一,留学4年

  因为没有北京户口不能参加高考,父母和cc一商量,初中一毕业就背包孤身一人到了14000公里外的美国。
  到美国之后,cc用了将近两年时间才克服了语言上的障碍,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摸索学习怎么打点自己的生活。
  cc说在国内的时候衣食住行都由父母安排,只要管好自己学习就好,但是出了国,虽然有寄宿家庭,但因为生活文化上的差异,总是寄人篱下的状态。所以很多事情还是得自己学会合理安排和处理,小到今天要穿什么衣服出门,明天车费需要花费多少,后天的时间怎么规划,父母为了帮助他学会计划消费,生活费也改成了每月给一次。
  毕业后,cc打算自己创业,今年因为受疫情影响也会重新思考创业的思路,打算未来中美两地跑,发展扩大业务线。
  从前那些摸索着淌水长大的瞬间,支撑着他走到现在,拥有独立思考规划人生的能力。
  在cc身上,我看到了很多少小离家孩子身上的沉稳和笃定,这得益于优秀的开放式家庭教育,cc说:关于人生中一些重大决策一家人都会在一起商量,但最终还是由他自己来做决定,包括选择到美国读高中。
  为了求学能够得到锻炼,家长在很小的就把孩子放在非常残酷的环境里,给予一定引导和帮助,就像老鹰的悬崖一脚,促使小鹰煽动翅膀去飞。就像cc的父母,家庭中的交流方式,父母给予的绝对尊重和引导自己做出选择,这些都是cc能够明确人生规划的前提。
  这个胆大心细的大男孩,一定有着不凡的人生。
  爸妈安排好了留学一切,我却交不到外国朋友
  男,19岁,河北,高三,留学2年

  朋朋是在邻居家姐姐的推荐下出的国,妈妈觉得孩子出国可以增长人生阅历,他没有太多考虑就到了加拿大,现在正在读高中。
  念什么学校,住哪个寄宿家庭,在哪里读大学,未来要不要回国,这些问题,在这个略显青涩的男孩身上并没有坚定的答案。
  初到国外,面对不熟悉的环境,听不懂的语言和吃不惯的食物,朋朋觉得这种生活糟透了。
  好在学校有很多1/3都是中国留学生,他的社交圈基本都是中国人,对于和外国人交朋友他似乎也没那么上心,聊得来就多聊两句,聊不来也不勉强。他的身边有两种人,一种特别不想和外国人交流,另一种是只想和外国人交流。
  朋朋自己是一个“中立派”,不排斥和外国人聊天,也没觉得和外国人做朋友的人有多厉害。这样中立的态度看起来很“佛系”,但在背后流露出的却是一种消极的交流态度。
  朋朋觉得是口语水平限制了她和外国同学的交流,出国前是完全做不到日常沟通的,父母一下子把他放到了国外,虽然学校有针对性的课程,现在日常的聊天还可以hold住,可是一旦和外国同学探讨更深层次的话题,却怎么都张不开口。
  久而久之这种挫败感也让朋朋逐渐失去了主动和外国同学交流的动力。两年时间过去,他依然没有适应加拿大的生活,无法融入外国人的圈子。
  唯一让他有兴趣的,就是业余时间打打篮球。在篮球队里,他认识了同样高中就出国的朋友jackson,一个河北一个内蒙,原本在国内没有交集的两个男孩在异国他乡的篮球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我和jackson也有过短暂沟通,发现他和朋朋,乃至轩轩,cc的高中经历都比较相似。这也一定程度上展示了中国学生,留学去他国读高中的状态。因为年纪小,在国内没有得到的技能和训练,出国后一人在国外,这个缺点暴露得愈加明显。
  他们时常迷茫,时常感到孤独,也时常气馁....
  好在朋朋在体育方面有非常强烈的爱好,他希望高中毕业后能继续读体育类的专业。
  关于未来,他不知道何去何从。但,人总在成长,未来,也总有计划。
  美世说
  CC和朋朋都是因为语言问题,所以难以融入海外生活。毋庸置疑,中国学生能够被国外大学录取说明已经达到了学校的语言成绩要求,但是很多中国学生的英语学习仅限于应付各种英语考试上,无法将备考中学到的英语有效地运用到国外的日常交流中去,导致中国学生在交友过程中不自信。可以说,正是这种语言上的“迷失”,导致中国留学生出现了所谓的“社交恐惧症”。
  其实只要“大胆说“,这个问题非常容易解决。但对于中国孩子“腼腆”的性格来说,留学前做好充足准备才更为有利。美世学院早早就推出了“沉浸式学习“的课程体系,这类课程的特点就是能让孩子在通过考试的前提下大胆表达,提高自信。相信对很多准留学生都是非常有帮助的。
  从这几个同学身上,我们都能捕捉到每个人来到陌生环境的不安和迷茫,很多人迈出了那一步,也有人持续沉浸在这种状态中。
  家庭环境和教育因素也深深影响着一个人的发展,在jason和cc身上我们甚至能看到非常大的反差,对待周遭事物的认知不取决于是否留过学,也不取决于身边谁影响着你。
  父母的引导作用贯穿孩子的一生,影响孩子的思维和一切决策。每个人的角色其实在原生家庭早就训练好了,最终会走上哪条路,只等送上社会才突然明白。
  留学生活让孩子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但内心世界才是一生要坚定固守的栖息地。

大家都在关注

您的测试已提交

美世留学老师将在第一时间联系您,告知测试结果

请保持手机畅通

确定

请勿重复提交

确定
×
×
  • 小学
  • 初中
  • 高一高二
  • 高三
  • 大一大二
  • 大三大四
  • 美国
  • 英国
  • 日本
  • 加拿大
  • 澳大利亚
  • 新加坡
  • 中国香港
  • 其他国家
  • 准备中
  • 成绩优异
  • 成绩中等
  • 成绩一般
  • 成绩优异
  • 成绩中等
  • 成绩一般